大卫布鲁克斯:左倾的奥巴马人气下滑

奥巴马所面临的挑战是藉由控制的政府来推动其政纲的实施,同时还要顾及立场属于中间派的39%的美国人的感情。

奥巴马政府对此依然力所未及。从经济刺激到医疗改革,奥巴马政府已与国会的自由派领袖结为一体。白宫并没有对庞大的综合开支法案予以否决,以显示其独立地位与财政收缩。根据形势并通过规划,奥巴马总统已经推动了增加开支和集中华盛顿权力的一项又一项政策。

其结果是:奥巴马的支持率下滑已成为当前最重要的特色。相信奥巴马总统会作出正确决策的美国人减少了约17%,对奥巴马工作的支持率已下降了大约一半。每一位总统的支持率都会从他们“蜜月期”的最高点下降,但在民意调查史上,还没有哪位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的支持率会下降得这么多、这么快。

目前人们普遍存在着焦虑情绪。在奥巴马上台之际,政府的信任度上升了,但现在却已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59%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正沿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公众对国会的支持率,上升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出现了大幅下降。对国会选举的了解程度并不比其他美国人多的查理·库克,最近撰文指出,民主的命运已经“下滑到了完全失控的地步。”库克和他所调查的专家认为,在下次选举中将失去众议院20个以上席位的可能性要大于20个以下的。

在参议院也出现了预警迹象。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利·里德,比共和党的丹尼·塔卡尼安落后了49至38个百分点,而后者在2010年很有可能会成为其竞选对手。如果一位多数党领袖在其家乡所在州的支持率降到了38%的低点,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公众已经对奥巴马的政策提案感到厌恶了。选民对每项提案的实际情况往往仅有一些模糊的意识,但越来越多的人逐渐相信,如果奥巴马总统提出某项议案,那么这项议案一定会包括大笔开支、规模庞大的政府以及对美国传统方式的根本违背。

公众被这种普遍的焦虑情绪和一些具体的问题所驱动,现在他们开始坚定地反对医疗改革。独立派曾经坚定地支持改革,而现在他们已转过来反对改革。正如资深的民调专家比尔·迈克因塔夫(Bill McInturff) 所指出的,公众对奥巴马医改的态度与他们对克林顿医改如出一辙,而克林顿医改在1994年以失败而告终。

令人惊讶的是,一些自由派人士正在抨击奥巴马,因为整个国家都不赞同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美国最著名的政治类博客网站)。另一些自由派人士现在认为,政府应该不去理会无知的民众,并采取调解和立法的方式强行通过医改方案。

这样做无异于自杀。不能在大多数选民认为走错了方向的时候,去进行对一代人来说最为重要的国内改革,这样做将是彻头彻尾的傲慢自大。如果奥巴马同意运用和解的方式,那么他将给自己永远贴上一个自由派的标签,又永远与自由派疏离。大卫布鲁克斯身高

自由派的第二个反应是攻击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彼得·奥斯泽格(Peter Orszag)。现在许多人认为,在医疗改革推销工作中心控制成本是一个错误,总统不应该担心赤字,把开支忽略过去吧。

但是,财政紧缩目前对温和的美国人来说是一个有启发性的问题。拿迫在眉睫的9万亿美元债务去纾困,进一步激怒了大量选民。

这是一个一直对中央集权政府存有疑虑的国家。这是一个刚刚走出因过度的支出与债务而造成经济创伤的国家。大多数美国人仍然盛赞奥巴马,并希望他能成功。但是,如果他不继续采取与国家和时代精神相一致的方式,那么选民们就会找到一种方式去阻止他。

奥巴马总统目前所面临的挑战就是要阻止民意的下滑。这并不意味着他要放弃自己的目标,只是说他必须调整他的提案以适应政治中心的价值观:财政责任、个人的选择和权力下放。

作者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波布族——新社会精英的崛起》一书的作者 李莉莉 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needborrowmoney.com/,戴维-布鲁克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