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用药引发毁容 争议药副作用频现中国未全禁止

7月11日,新浪微博著名ID“急诊科女超人于莺”转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一起疑似滥用氨基比林针剂引发患者过敏反应的案例。原帖已被转发一万多次。于莺评论说,“看完心情无比沉重。各国在八十年代就开始淘汰氨基比林这一产品,在我国却还存在少部分制剂。”

2012年6月的一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needborrowmoney.com/,比林陈乃江的妻子张巧梅因感冒不适独自到连云港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医生开出了包括复方氨基比林针在内的处方。用药后,张巧梅开始咽喉疼痛、口腔化脓,手足口全面出疹。

当医生欲第三次开出复方氨基比林处方时,未被陈乃江采纳。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药物学专业的陈乃江开始对氨基比林产生怀疑。果然,后经过皮肤科医生及眼科专家会诊,认为是由复方氨基比林造成的重症多形红斑型药疹。

但此时,陈乃江的妻子身体状况已经急剧恶化,全身皮肤开始大面积脱落,咽喉、食管、呼吸系统损毁,直至视力丧失。中途休克濒临死亡,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张巧梅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容貌和视力的损毁被认为难以逆转。

自药科大毕业后,陈乃江在连云港市药监部门负责药品检验工作已有8年。“我的工作是保障别人用药安全的,没想到药品安全事故却落在我自己家人的头上。”他说,“更为戏剧性的是,医生对我老婆滥用复方氨基比林的那个晚上,我正在单位通宵加班,检验的就包括氨基比林这一成分。”

现在,陈乃江正在为妻子的遭遇讨要一个说法,但困难重重。当地鉴定机构已出具了“医方使用复方氨基比林退热无临床禁忌”的结论。

陈乃江表示,“无数临床案例证明复方氨基比林副作用严重,鉴定方居然说‘无临床禁忌’。”

“我自己是做这一行的,对这种事情不仅防不胜防,连事后追偿都这么大难度。”陈乃江说。

一位医药专业人士在微博上评论说,氨基比林针剂副作用大,价格仅为几毛钱一支,对普通感冒开出氨基比林针剂,与利益无关,而是失职。

查阅国内复方氨基比林引起不良反应的资料发现,该药物的不良反应可涉及循环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等,在循环系统可出现血压下降、四肢厥冷或休克,严重者可致死。在记者查阅到的25例该药品不良反应记录中,2例不良反应患者因此死亡。

作为氨基比林的“近亲”,安乃近在大众用药里流行多年,是氨基比林和亚硫酸钠结合的化合物,主要用于高烧时的解热,以及头痛、偏头痛、肌肉痛等。作用与氨基比林相似,具有较好的解热作用与较强的镇痛作用,但其副作用亦十分明显。

据我国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收录的有关安乃近引起的可疑药品不良反应多达十种。其中,皮肤及其附属器官反应有31例,死亡4例;血液系统反应16例,死亡1例;过敏性休克反应11例,死亡7例;泌尿系统反应17例子,死亡5例……

资料显示,1922年至1934年,氨基比林作为一种新型的解热镇痛药物流行于欧洲、美国,被人们用于退热、止痛。陆续发现服用此药的病人发生了口腔炎、发热、咽喉痛等症状,但并未引起重视。后经化验检查发现:末梢血中白细胞特别是粒细胞减少,证明了氨基比林能引起严重的白细胞减少症,导致免疫力下降,并引发各种感染。1934年,仅美国就有1981人死于本病,欧洲死亡200余人。

非那西丁曾是一种广泛使用的解热镇痛药。1953年后,欧洲许多国家,特别是瑞士、西德、捷克等国家突然发现肾脏病人大量增加。调查后证实这种肾病增加主要是服用非那西丁所致。欧洲报告2000例病患,美国报告100例,其中有几百人死于慢性肾功能衰竭。这些国家采取紧急措施,限制含非那西丁药物出售后,这类肾病患者的数目明显下降。

据了解,国外大部分国家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已将上述三种药品全面禁止生产和使用。

基于氨基比林的一系列副作用,1938年,美国决定把氨基比林从合法药品目录中取消,1940年以后,该国白细胞减少症病人迅速减少。在丹麦,从20世纪30年代起就完全禁用该药。而现行的美国药典(USP34-NF29)、欧洲药典(EP6.0)、日本药局方JP16已经查找不到此药的相关制剂。

1977年,美国FDA正式禁用安乃近,并将该药品从美国市场上撤出,多种剂型的临床应用被停止。目前,世界上已有约30个国家明令禁用或限用安乃近。

1982年9月4日,中国卫生部发布了《关于公布淘汰127种药品的通知》,在这份淘汰药品名单中,氨基比林(针、片)、非那西丁片属汰淘之列,但含氨基比林、非那西丁的复方制剂仍予保留,复方氨基比林(曾用名:安痛定注射液)就是其中一种,除此之外,还有常用药物APC、去痛片、PPC、克感敏片等制剂,仍然保留着氨基比林的“血统”。

除此之外,“复方安乃近片剂”也被同批淘汰,但留下了“安乃近片”、“安乃近注射剂”、“安乃近注射液”、“安乃近滴鼻液”等同宗“兄弟”。至今,CFDA药品注册库里还有多达1525个安乃近药品批文。

答案是否定的。“只要含有安乃近成分,不管是哪种剂型的,副作用和不良反应都是类似的,严重时会引发血液疾病、肝脏损伤,氨基比林禁用了吗区别可能只在于剂量。”一家医院的药剂师告诉新京报记者。

保留了复方制剂的氨基比林、非那西丁与此同理:相似的毒副作用并不会因为剂型的改变而消失。

在得知“复方阿司匹林”中含有被港卫生署点名禁用的“非那西丁”成分后,23岁的刘婷服用这款药品已经有至少10年时间了。“从小跟着家里的长辈学的,吃这个药能解决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很管用。”刘婷说,“现在才知道有毒,实在后怕。”

资深药师冀连梅在微博上呼吁:“再次提醒大家避免使用这些国外已经淘汰的退烧药,包括氨基比林、安乃近、非那西丁!”

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监测网专家孙忠实则认为,看待这个问题不能“一刀切”,不能“以偏概全”。

在临床疗效方面,氨基比林、安乃近等药物的疗效比较明显,“副作用一定存在。”孙忠实说,“但现在没有任何研究结果和统计数据能证明,这些药物的弊大于利。”

孙忠实告诉新京报记者,受制于经济条件,在基层地区尤其是广大农村,这类药物的需求量仍然很大。

孙忠实的这一说法,新京报记者在一位县城个体诊所医生那里得到了证实。这位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多年前在城郊开诊所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要用到复方氨基比林。“便宜、效果来得快,病号最欢迎。见效慢、或者药贵一点,病号觉得吃亏上当。”他说,自己行医多年,对于氨基比林和安乃近的副作用都有见识,也不希望医疗事故出在自己诊所里,“但是挡不住人家点名就要买安乃近。”

以安乃近为例,资料显示,近年国内安乃近原料药的总产量保持着小幅度增长。预计未来国内生产量将保持在14000至15000吨左右,并朝着原料加制剂的出口方向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除供应国内市场之外,国内生产的安乃近相当大的一部分用于出口,供给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市场需求,以及卖给一些发达国家的制药企业,用以生产制剂,“生产成高附加值的制剂产品,再转头卖给我们发展中国家。用我们的原料,挣我们的钱。而生产原料造成的环境污染也由我们买单了。”

她说,“现在国家对于药企的环保要求提高。将来,这些原料药的生产也会受到这方面影响。氨基比林、安乃近作为我们的大宗出口原料,受到的影响会更显著。”

孙忠实表示,从政策层面看,政府目前并没有淘汰氨基比林、非那西丁、安乃近这些药物的时间表,但是随着新的、价廉物美的替代药物的出现,这些老药品“出局的可能性很大”:“经济发展,国民生活水平提高之后,市场会自动淘汰掉副作用大的低价药品。”

“随着临床应用的日益广泛,不良反应后面的条条框框还会不断增多,直到有一天被突然叫停而退出历史舞台,从而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医药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安乃近、氨基比林、非那西丁都不能例外。”

与此同时,医药业界呼吁圈内自觉禁用几类药品的声音也互相得以传达:“呼吁医务界立即停用APC、去痛片、克感敏片、PPC、复氨针等含氨基比林、非那西丁的复方制剂,对儿童更应禁止使用。”有学者通过公开文章向企业喊话:“建议药品生产单位积极研制疗效更好的新产品,新制剂以淘汰氨基比林等副作用较大的陈旧药品。”

这些副作用大的陈旧药品,由于30年前政策的“手下留情”得以延续至今,并拥有过大批忠实的消费者,但是现在,它们正面临着可能同时被政策和市场边缘化的命运。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